面条子

文笔太烂,放弃了

金昏真rio
直男被小美女掰弯

唉丹昏什么时候结婚

想了很多 总之先感谢还在关注我的各位看官

昨天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那么菜,文也好,画也好。
很快就找到了答案:技不如人
这个“技不如人”,不只是表面的,呈现出来的,深层次的也
好比说fanart,我根本就没正规的学过画画啊怎么成为大触,写文呢,没恋爱经验+不读名著,写个p的谈恋爱
现实中有很多打击,两天写完的没一个小时写出来的点赞多,几千字的没几百字的点赞多,但也正是因为自己菜,好费时间长的文并不比短而精的文有意思。
但对于自己用心写了半天的文,实际上对点赞并不是很关注,重点是,评论。不懂也好,懂也好,希望能有个交流,给我评论的我基本上都回了,因为很珍惜同好之间的交流。
有共同的爱好,干嘛不加个群呢,但加了群之后跟别人没有交流,加群又有什么意义呢?
自己创作出来的东西,没人从里面看出东西,淹没在了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之中,白白浪费了一个小时,真的很沮丧。
但这是同人啊!又不是原耽。
创作不是为了名为了利,是为了喜欢的人啊。
自己也想想,创作他们的同人作品,自己能获得什么好处?最想要的不过是点赞,被叫太太,称神文。
但自己的能力,够么。
而且这想法,也太自我了吧,写个文都变味了。
于是便回到了初心,为了自己开心,为了和同好一起玩。
但是没人和我玩(交流)啊。

通告

心情是一样的,真的希望能有人评论。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是否有人看懂,是否被感动到,或者哪里写的不好,哪里读不懂,哪里逻辑不对,什么都想听,只要是对这篇文,这篇文中的角色,这篇文的情节,哪怕过场的羊肉串也成。

野景kala:

我认为,在社交网络上发文是件很有趣的事,因为你能见识各种各样的人。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同人文,或者说fan art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它是不是得要有一些限制呢?写作有什么要求呢?


想来也是觉得很有意思。写手其实是门槛很低的一个工种,你只要认识字你就可以当写手,不像画手、翻译、美工等等,那些都是技术活。但正因为写手不需要门槛,也不需要考核,在社交网络流行的当下,各种各样的文在网络上遍地都是,写手这个圈子也很有意思,什么样的人都有。


我最开始写文是08年。那时还没有微博,基本上大家都在贴吧里玩,在贴吧里找文真的很难,因为度娘的尿性大家都懂,稍微迟一点开始看文,就会被吞得差不多了。我开始动笔的契机很简单,因为我找不到合我胃口的文,所以我自己开始写了。到今年,嗯,就这么长的时间。


我写过很多CP,澈汉是其中之一。我觉得很多人应该都已经发现了,野景kala是我专门用来刷17的小号,因为和朋友聊天,她给我讲了好多17的事情,我被她带入了这个坑。天生脑洞巨大,一旦喜欢上一个组合我就情不自禁开始构思同人,开始写文。目前,有两篇我已经贴在了网上,一篇吸血鬼背景的《羽毛和满月》,另一篇现代ABO的《黎明前》。


《羽毛》还剩下最后的结尾没有写完,但是我会补上,《黎明前》是已经结束了,包括所有的番外,我都已经贴在了微博上。


其实,在入坑17之前,我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要不要放弃同人,转向原创耽美。因为同人的创作,实在是非常受限制。但是,同人圈其实是一个很奇怪的圈子。我想讲几个真实的故事。


虽然我知道在每一个饭来说,爱豆的形象其实并不太一样,所以在饭圈同人里面,是很难定义ooc(out of character)的,但是饭对于同人ooc的接受程度其实也很有意思的。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在几年前经历过的一件事,她跟我讲起,我觉得真的很有意思。她写了一个妖怪系列的文,受是妖怪,她给这个妖怪做了一个循生的设定,百年以后重生一次,重生时可以选择变成男孩还是女孩。她的文风很有趣,所以她当年在贴吧发文的时候,就算做了这样的设定,管理员也没有删文,反而据说追得很来劲。但是,她无意间看到有一个人在别的楼里面评价了这篇文,写文评的人说这个设定并不适合同人,因为把偶像女性化了,这样是很不尊重人的。这个朋友觉得他这个评价非常因吹斯挺,就去看了她这楼里其他文的文评,她发现写文评的人对某一篇文褒奖得非常厉害,碰巧她看过这篇文。“受被写得跟受虐狂一样,被强,被迷奸,竟然还和攻在一起了!”她这样对我说。“然而,这样被变态化的受,文评的人竟然说看了很感动,我设定妖怪重生后可以选择改变性别被否定。”我和她一起无语了很久。“那家伙不允许我在文里叫受是‘大嫂’,因为这是女性称呼,她觉得受被强被迷还和攻在一起很感动。”


有时候,真的觉得饭圈很有意思的点,就在这里。


真的很难get读者的点。


所以,我偶尔也会去看一些饭圈内被传得特别神奇的文,并没有觉得有多好看的时候,我会反过来反思我自己,我是太挑剔了吗?这种话千万不能在外面乱说,因为我也是个写文的,会被人说是同行间的嫉妒的。可是,我真的一点都不嫉妒。


我是很喜欢思考的,当我认真把一篇文仔仔细细看完了以后,我会试着去分析优缺点,以及读者对这篇文的评价,他们觉得这篇文对他们来说意义的地方在哪里,能吸引他们的地方在哪里。然而,很多时候,我看评论都觉得一脸懵逼。


几年前,某偶像团体的粉丝群体里曾经闹过一件事。某作者出实体书,收了读者的订金,迟迟不发货,粉丝纷纷怀疑这个人卷款逃跑,据说差点报警,而订金全部的总额加起来竟然超过十万人民币。可是,那篇文,除了有很多H的描写,真的很难再找到这篇文有什么优点。我一度怀疑,这篇文到底是怎么红起来的,想了很久找不到原因。我朋友跟我说,也许是H写得多吧。我说,哦。


所以,读者,只要看H就可以了吗?我陷入沉思。


可是,很奇怪的是……15年的耽美圈有一篇特别神的神文,名字叫《魔道祖师》,我觉得你们应该很多人都听过这篇文对吧。这篇文是我知道的,唯一一篇,官方宣布,要被制作成动画片的耽美文。其实除了结尾,这篇文清水得非常可以,倒是因这篇文引申出的同人里面,18禁的东西不少。


所以,我又陷入了沉思。其实大家还是分得清好文的,也不是只看H啊。还是说,原创耽美和同人是不一样的呢?


我朋友跟我讲了一件事,她说,其实《魔道》的粉丝也并不是全部都把魔道看完的,B站有些剪辑魔道视频的弹幕里,还有人在问“这人是谁”的。她们根本就没看完,就已经成为了粉丝。


我陷入沉思……


真的很有意思!


我一直在鼓励读者给我写评论,因为这样我能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很喜欢这种互动,我觉得是这么多年,我坚持写文的原因之一。


但是有些读者非要给我点赞,我也没办法,毕竟新浪微博没有评论后才能点赞这个功能。甚至有粉丝会点开我的主页,给我的每一条微博都点赞……你真的没有必要这么做的,亲爱的。而且有的读者写评论也写得非常微妙,比如发几个心,发一些马,发几个大拇指……或者,留下文字说给我打电话……呃……你要打电话跟我说你的读后感想吗?


我觉得微博最有趣的地方就是,你可以见识到各种各样的人,尤其在你写了十年的文以后,你会发现,读者也是多种多样的,文对于她们来说存在的意义也是多种多样的。


有些读者不想评论不想转发,只是偷偷看着你更文,也不在乎你什么时候更,什么时候就断了。大不了不看呗,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好像只是消遣。


有些读者偶尔会写一点评论,但其实并不太在意你的中心思想是什么,她们只想看她们想看的东西。比如肉……也不在乎作者到底写得累不累。其实写肉很累的。


有些读者她们认真看了,但也许生活经历和思想深度不够,其实她们并不太懂我在写什么,好像全都是糖,吃得很愉快,对于文里面的情感和人物经历,并不能感同身受,达到共鸣。但,这并不怪她们。嘛,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有些读者,似乎总是特别在意一些套路性的东西,在意HE还是BE,在意凶手是谁却完全忽略推理。就好比,你去做一道应用题,你得先把算式列出来,再计算出结果。但只要结果是对的就好了,就算算式完全不正确也没关系,只要结果是对的就好了。但你这样是无法得分的。很多读者不理解,写文其实是一个逻辑推理的过程,包括很多作者都忽略了这个事情。我需要结果,然后去倒推算式,但算式往往是错的,等式并不成立。可对于读者来说,只要结果是好的,那就满足了。包括很多人会在我的文里面留言,担心BE什么的……其实,并没有必要纠结一定要这个过程,享受整篇文中,人物的成长和心境的变化会更有趣的。


有些读者,评论得十分勤快,而且特别能抓到我的点,我特别感激她们,虽然这样的读者很少,但只要能愿意与我互动的,我都会回复,有时候甚至会回复很多。我喜欢这个过程,交流的过程,会让我感觉,终于有读者愿意走进我的世界,愿意和我沟通。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满足,其实光用语言是很难表达这种感受的。


这种满足感,一直是我写文的最佳动力。有时候,码个七八千字,结果全是点赞,评论数还不过10,更别说转发……真的,无法用文明的语言来形容当时的内心。


我真的不需要点赞,请多给我写评论。请给我继续写文的动力,这对我很重要。


我喜欢在文中描写一些细节,这些细节也许看得快的读者扫一眼就过去了,但这是我身为作者对自己的文,符不符合逻辑所做的设定。


什么叫写文的逻辑呢?简单的说,就是以这个人的性格、成长教育背景、所处的环境,造就了他的行为和思维模式。举个例子来说,如果你写一个人性格乐观向上,就别写他轻易自杀,哪怕你之后的情节需要他死,让他出意外死也比自杀强。


这是经常被读者忽略的东西,也是被很多作者忽略的东西,也是我为什么一直说“不要在意结果如何,要好好享受过程”的原因。很多读者担心我会BE,我真的……啊,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觉得很多读者被很多写的不好的网文给毒害了,就是但凡看到有女人出场,就一定觉得她是来拆穿攻受的妖艳贱货。我个人特别痛恨这么设定的作者!既然,同性之爱被说成是爱情无关性别,那一个女孩子为了喜欢的人努力捍卫自己的爱情,为什么要被讽刺成妖艳贱货!但凡男男文里面出现一个女人,许多读者就是群体攻击,特别敏感,这让我觉得很没有话说。我在《黎明前》里面写到平权这个问题,但我写得非常浅,因为我觉得写深了有人要anti我,因为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最歧视女性的人其实是女性。我在这不多说这一点,因为有些偏题。我想要表达的是,我绝对不会在我的任何一部作品里侮辱女性,也不允许我笔下的任何一个女性角色被毫无根据的侮辱。


言归正传,我一直在说逻辑的问题,作者需要逻辑来支持创作,读者也不能脱离文中的逻辑,开始无意义地遐想。但有时候也不能怪读者那么粗心大意,忽略文中被作者设定的细节。因为现在所处的大环境里,整个都是非常浮躁的。作者创作不用心,不用脑子,网络上充斥着大量无脑又恶心的文。越来越多的读者没办法沉下心来,静静去品一篇文,更何况,它只是一篇同人。没有人觉得同人也会有思想的对不对?


饭圈总有人产出,有人也说过,饭圈是需要产出er的。无论文也好,手绘也好,P图也好其实真正尊重她们劳动成果的人是非常少的。有时候很无奈,因为产出er也是自愿做这件事的,没有人逼她们,但也没有人知道产出er为了能完成这些作品付出了多少心血,因为这并不是饭在意的东西。好像,默认了,饭圈里产出的东西就是打发时间用的似的。


其实不是,是真的有人,用心在做这件事。


花了时间,花了精力,甚至有人还花了金钱……


而有人,希望能得到尊重,得到回应。


能不能不再点赞,多写一些评论。写写你读完了作品后的感受,写写哪些地方你笑了、你哭了,写写你喜欢的地方、你不喜欢的地方,写写你看懂了的地方、你没看懂的地方……作者一直在等你的评论。


然后,我写了这么长的东西,在《黎明前》最后一篇番外结束以后。我知道我还可以继续写,但是我累了。心累,我想休息一段时间。


等各位的评论。


ALL by 野景kala


 



祝大家!平安夜快乐!多许愿!!!祝鹅子永远健健康康快快乐乐!麻麻永远爱你!!!

【金昏】呼吸

我再也不许诺任何东西了(哭

快考试了,就先不更其他的了

(bobo太赤几了嘿嘿嘿)

不知道会有啥bug,因为要赶论文

欢迎评论!

==========================

 

 

0

朴志训没他不行。朴佑镇一边看朴志训吃串一边想。

他们俩也不是监护和被监护的关系,只是朴佑镇非得看着朴志训,朴志训本人其实觉得自己不会怎样,但朴佑镇那么放心不下,就让他看着吧,反正也少不了一块肉。

 

 

1

朴志训的呼吸系统不是很好,他经常和呼吸较真。
比如这一天,因为天太冷,他的肺好似罢工一般,不愿意吸太多凉气,等到他反应过来自己进的气比出的气多的时候,他已经有点意识模糊了。
大冬天的,他这样就咣当一下,倒在了没什么人的校园里。
...哈...喘气好累。
好想大口吸气,但又没有力气呼吸了。
我不会要挂在这吧…

…感觉好像是来人了,但,好吵…



“艹!学长又他妈练我练的那么狠,欺负我是新生吗?”
刚刚训练完的朴佑镇吊模吊样的背着他的钉子鞋往宿舍楼走,走着走着就发现前面地上有一片黑黑的东西,走近一看,是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人趴在地上。

“…这是什么新型的行为艺术吗?”朴佑镇看了一眼,“比圣佑哥有趣多了。”
朴佑镇以为没什么事,绕过了朴志训,走了几步总觉得有点不对劲,那人露出来的小半张脸,白得不像话。

他又退了回去,蹲在朴志训旁边,拍了拍朴志训的脸:“喂,兄弟,别睡了醒醒。”

不拍不知道,这人脸可真凉,不知道是天冷冻的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朴佑镇保险起见,用手试了试他的呼吸,结果发现,他的呼吸已经很浅了,浅到说是没有呼吸也可以的程度。

朴佑镇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赶紧把朴志训翻了个个,把外衣解开,用起了n年前学的人工呼吸,又是按胸又是吹气。

朴志训意识恢复后第一感觉就是有人在跟他嘴对嘴,让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是不是白雪公主转世,一个吻就把他从鬼门关拉回了人间。睁开眼看看是哪个可爱的小姑娘,没想到是个运动系少年。

“噗哇…哈…哈……”朴志训一把把他推开,自己大口吸气。

朴佑镇一看他眼也睁开了,也能自己喘气了,脸也变红润了,便站到了旁边。

“你刚刚没气儿了。”朴佑镇满脸担心。

“嗯我知道。”我都到鬼门关遛过一圈了。

朴志训答谢了对方,但朴佑镇显然不是很放心,非得带他去医院,之后朴志训跟他解释了自己的问题。

朴志训呼吸系统有点问题,咽东西时时不时会有种窒息的感觉,平常也是气短,觉得呼吸很累,今天这种情况可以说是比较严重了,但只要他再穿暖和点,应该不至于。

朴佑镇听了这些后,觉得朴志训应该和他一起去跑步。

于是就要了他手机号和宿舍房间号,每天晚上拉着他去操场上跑步。

 

 

2

“啊啊啊帕五金!别让我跑步了好累!”朴志训死死的抱住操场门口的一棵树。

“不行!长跑对你身体有好处!”朴佑镇死命地把他往操场上拉。

固然朴佑镇这小子看起来瘦不拉几的,但好歹也是田径队的人,力气大,把朴志训拉进了操场。

“哟嚯,今天又带志训来跑步啊朴佑镇。”坐在休息室的田径队队长跟朴佑镇打了个招呼,今天他值班。

“志训这不服的样子,来田径队,准保把你练的服服帖帖的。”队长笑着说。

“不用了!”“不用了。”朴佑镇和朴志训同时开口,朴志训看了他一眼,乖乖的好好走路,跟朴佑镇一起走到了跑道上,开始跑步。

之前的跑步,朴志训总会嚷嚷着让朴佑镇慢点等等他,或者以自己喘不上气为由走会儿,但这次跑步他一句话都没说,遵循着朴佑镇告诉他的大口吸气大口呼气,乖乖地跟着他。

 

跑了十圈,两人浑身是汗,不断地冒着热气,走几圈算作是休息。

“…五金呐,你当时,为什么非得拉着我跑步啊。”刚跑完的朴志训满脸通红,扭着脸小声的问朴佑镇。

他一直不太明白,虽然自己的病是挺严重的,但朴佑镇不用做到每天带他出来跑步,嘱咐几句就可以了啊。

“…同学情谊,而且怕你下次趴地上没人给你做人工呼吸,把大家都吓跑了。”

“靠!想跟我做人工呼吸的人多着呢!”朴志训推了他一把,“刚刚你制止了你们队长把我拉到田径队,我还很感动来着,想着你很善良,没想到还是没什么情商。”

“…”朴佑镇无语。

自己情商还不够高吗?怕他倒在地上没人救他死翘翘于是带他每天来跑步,听队长想拉他来田径队又怕他受不了苦帮他拒绝,到头来自己落得个“情商低”的名号。

说到底,到底是谁情商高啊。

看着朴佑镇闭上了嘴,不再理朴志训,朴志训也想打自己两嘴巴子,他只是嘴架不愿意输。

今天整个跑步的过程,朴志训一直在思考,朴佑镇当时为啥主动拉他来跑步,而且,这都三个月了,还在跑。而且刚刚帮他拒绝的时候,朴志训很惊讶,本以为朴佑镇会帮他答应,之后幸灾乐祸的偷笑,没想到这么为自己着想。

朴志训其实挺喜欢朴佑镇的,自从生活中出现了朴佑镇,自己的身体是好了不少,平常朴佑镇对他的照顾也感动了自己。于是朴志训想着看看朴佑镇是不是也喜欢自己,就问了这个问题,然而得到的答复显然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个自恋的笨蛋,于是就又羞又恼的嘴巴上恶毒了点,没想到朴佑镇委屈到不理自己了,又多了个问题要解决。

“五金呐,你走那么快干嘛。”

“……”

“…朴佑镇,谢谢你帮我拒绝了。”

“……”

“……”

“?”

朴佑镇虽然没理朴志训,但也知道他在跟着自己走。这时感觉后面没声了,还以为朴志训又呼吸不顺畅了,回头一看,朴志训蹲在地上,脸蛋儿靠在膝盖上,撅着小嘴,满满的怨气。

到底是谁委屈啊。

“怎么了?”朴佑镇走到了朴志训跟前,用指尖拨了拨他的的刘海。

“我饿了。” 眼睛晶莹的都快要溢出水了。

 

“骗人。” 

“哼。”朴志训把红红的脸蛋摆正,气鼓鼓地盯着朴佑镇,像极了胖丁。

朴佑镇叹气。

“走吧。”一只手放在了朴志训面前,“吃饭去,我请客。”

“这还差不多。”朴志训不自觉的抓住了那只手。

 

 

3

两个刚上大学的大小伙子,比一般人更容易饿,朴佑镇带着朴志训到了学校门口的串屋,朴志训是真的饿了,吃的又多又快,朴佑镇倒是吃的很慢,因为他还得看着朴志训,怕他噎着或者又喘不上气。

“别看了,你也赶紧吃吧,金针菇而已。”朴志训拿着一串金针菇,嘴里嘎吱嘎吱地嚼着,沾满油水的嘴唇一噘一噘,在灯下晶莹的发亮,再配上红彤彤的脸蛋,就差在脑门上写上“满足”两字了。

“你还记得你上次吃那个大长叶子,没嚼断就开始咽,结果死都咽不下去,还是我帮你…”

“得得得,您想看就看,我不拦您了。” 朴志训在朴佑镇要说出恶心的字眼前把他的嘴给捂住了。

 

“朴志训,我觉得你以后都只能跟我在一起了。”朴佑镇吃着吃着突然蹦出了一些不得了的话,惊得朴志训咳嗽了好半天。

“咳咳咳,五金你说啥呢,”朴志训觉得自己还是得摆一下直男的形象,“等我有了女朋友,她也会照顾我啊。”

“哪个女生愿意依靠一个病秧子。”

朴志训本来想顶嘴,但一想说的也对,就不再吭声。

“但我愿意照顾病秧子。”朴佑镇突然正经了起来,朴志训缩了缩通红的脖子。

“…那…那先试试,其实被你照顾也没什么不好。”

 

 

4

N年后。

“朴志训,你是不是当初就喜欢我。”

“我也没那么…”

“那在跑道上走路那会儿我就应该回答你:‘怕你下次趴地上不愿接受别人的人工呼吸’”

“帕五金我觉得我们又可以开打了。”

“我错了,你好好吃饭。”

 

唉今天不更了

【金昏】呼吸
呼吸——一个人每时每刻都在做的事情,按理来说应该是个人都能熟练掌握。
朴志训也是这么想的。
但事非他愿,他经常和呼吸较真。
比如这一天,因为天太冷,他的肺好似罢工一般,不愿意吸太多凉气,等到他反应过来自己进的气比出的气多的时候,他已经有点意识模糊了。
大冬天的,他这样就咣当一下,倒在了没什么人的校园里。
...哈...喘气好累。
好想大口吸气,但又没有力气呼吸了。
我不会要挂在这吧。
眼看世界上就要失去一个生命,好在这时,朴佑镇田径队训练完了。
“艹!学长又他妈练我练的那么狠,欺负我是新生吗?”
朴佑镇吊模吊样的背着他的钉子鞋往寝室楼走。
“大冬天的,冻死我了...前面是什么情况?”
有人爬地上了!

-----
dbqbhys并没有写完,我又拖延了,就不打tag,写完再打

我的天啊本受妈不活啦

pjh:你打扰到我们干正事了(不耐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