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条子

文笔太烂,放弃了

丹昏※浅海人鱼

wuwa

梦灯笼:

摄影师丹×人鱼昏


  姜丹尼尔是在四月初来到济州岛的。


  相恋数年的女友终究是厌倦了漂泊不定的生活,戴上了象征归属与幸福的钻石戒指——别人送的。


  他穿着黑西装出席了前女友的婚礼,在婚礼进行曲时喝下了第十一杯酒。新人交换亲吻时,姜丹尼尔离开了,他从地上拾起了一只掉落的红玫瑰,插在了自己胸前的口袋。


  待沾水花瓣完全干枯的那天,姜丹尼尔已经坐在了济州岛一处偏僻的海岸边。


  不同于旅游区的人山人海,这一片荒凉的海岸罕有人迹,只有海浪冲击礁石溅起的水花昭告着这里仍是靠海的济州岛。


  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也被溅上几滴水花,姜丹尼尔寻了一片平整的地方,兀自坐了下来。


  他将挂在胸前的相机摘下来,翻看从前的照片。


  身为业余摄影师的他,相机里竟没有一张是属于自己与前女友的。


  姜丹尼尔热爱冒险,雪山悬崖草原湖泊……任何他双脚去过的地方,相机里都会留下那些令人赞叹的风景。


  但他很久没有再拍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这或许是因为就连他本人也无法让别人满意。姜丹尼尔自嘲地笑了,他按下全部删除键后,从兜里摸出一根烟。


  潮湿的海风夹杂着浪潮声,姜丹尼尔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喊他。


  “先生。”


  “先生。”


  姜丹尼尔食指与中指夹着烟,视线被额前的发丝阻隔得分外模糊,只看到不远处的海翻腾出水花,有什么游了过来。


  哗啦。


  湿淋淋的双臂由水中伸出,扒在那一寸平整的礁石上,随即滴着水的圆润脸颊很快就抬起来,黑亮的眸子蕴藏的天真一览无余:“先生……”


   手里的烟还来不及掉到地上就被海风卷走了,姜丹尼尔惊惧之下只来得及抱紧手里的相机:“什么……人?”


  问句到最后已经变成了语气更强的疑问句。姜丹尼尔迟疑着,看向了腿边少年身后拍打海水的尾巴。


  少年的双眼蕴过水后如同初生的桃花,他怯生生地指指姜丹尼尔的胸口,发音生硬:“能不能给我你的花?”


  姜丹尼尔的胸前仍插着那支玫瑰,几日下来已经不复新鲜,花瓣失去水分,蜷缩出一个尴尬的弧度。


  他按下心底的震惊,从怀里拿出玫瑰:“要这个?”


  人鱼少年点点头,带着婴儿肥的脸颊迅速飘上红晕:“想要。”


  姜丹尼尔将花茎上的刺除掉,递给他:“可它已经枯了。”


  “没关系。”少年接过那只花,小心地插在了自己耳边:“感谢先生。您可以对我提一个要求,我会尽量满足您。”


    姜丹尼尔看着他红润的嘴唇一张一合,鬼使神差问:“我叫姜丹尼尔,是一个业务的摄影师。我……可以拍一张你的脸吗?”


  少年歪头:“拍?你要打我吗?”


  
  向什么都不懂的少年解释了什么是相机,再再三保证不会拍到他的尾巴后,姜丹尼尔获得允许,拿起了相机。


  被晒得半干的头发软软地搭在额前,少年生涩地抿着嘴,直勾勾看着镜头。


  咔嚓——闪光灯亮了,少年被吓得几乎是瞬间躲进了海里。


  过了一会儿,惊魂未定的人鱼才又游了回来:“刚刚是什么?”


  姜丹尼尔抱歉地调出刚刚拍好的图,试探着去摸他的发顶:“忘记关掉了……你看看图,好看吗?”


  屏幕上少年被强烈灯光刺激到的左眼忍不住闭上了,惊慌时张开嘴巴露出两颗白白的兔牙——姜丹尼尔几乎是瞬间被桃心击中了心脏。


  “充满灵气。”姜丹尼尔握住少年的肩头,心脏似乎久违地发烫:“你是我的塞壬。”


   觉得照片上自己的表情傻乎乎的人鱼少年听不懂他说的话,但也知道这大概是对他的称赞,便朝他挥挥手,反身扎进了海里:“喜欢就好,我要回家啦。”


  姜丹尼尔朝他喊:“你有名字吗?照片冲洗好后我来送给你。”


  少年又从十几米外的海里冒出头来:“母亲为我起了名字。”


  “朴志训。”


  


   姜丹尼尔花了一大笔钱,在靠海的旅馆租了一间房子,他将一个不透光的小地下室改造成了暗室,用来冲洗照片。


  安顿好一切之后,他又去了遇见朴志训的海岸,小声呼喊着:“朴志训!”


  “志训啊……”


  “小训!”


  越来越亲密,声音越来越大。


  “我来啦!”朴志训鼓着脸吐出一口海水,拽住了姜丹尼尔的裤脚。


  
  两人并肩坐在礁石上,亲密无间地靠在一起看那张照片。


  朴志训伸出手指,戳了戳上面的圆脸蛋:“是我耶。”姜丹尼尔将照片做了塑封,企图让它可以在朴志训手里多呆些日子。


  少年圆润的肩头就在眼前,细小的水珠顺着发尖滴落,而后又迅速滑落至白嫩的胳膊消失不见。


  令人遐想,引人犯罪。


  姜丹尼尔脱下自己的衬衫,披在了他身上,在朴志训投来的眼光中问道:“上次你说母亲……她也是人鱼吗?”


  朴志训穿着比自己肩膀宽出好几个码的衬衫,袖子将整条手臂都包裹住了。他眺望着远海,回忆起很远之前的事情:“不,她和父亲都是人类。”



  当时这里还是一片未开发的小渔村,结婚二十几年仍没有孩子的一对夫妻出海时,破船承受不住越来越猛烈的风浪,被咆哮着的浪花卷进了海水里。


  从来都被当做传说的人鱼救了他们,一手拽着一个,艰难地将那对夫妻推上了海岸。


  妻子先醒了过来,她看着面前的鱼尾少年,不可置信地捂住了嘴。丈夫比她要镇定一些,行大礼感谢之后,带着仍处在震惊中的妻子离开了那里。


  之后那个妻子会悄悄过来,喂人鱼吃些小饼干,给他梳头发,教他说话,还替他起了一个名字。


  终于有一天,朴志训回抱住那个妇人,小声叫:“妈妈。”


  女人用粗糙的双手环住了怀里的人鱼,颤抖着回应:“我的孩子——”


  寻着妻子脚步而来的丈夫看见了相拥的他们,沉默着递给自己的妻子一支包好的玫瑰花。


  今天正好是他们结婚的第二十年。


  妻子含着泪,将玫瑰花塞给朴志训。一直生活在海底的人鱼还是第一次见到生长在陆地的美丽的花,他紧紧地握着,叫那个沉默寡言的男人:“爸爸……”


  可惜人类的生命是有限的。还没感受够亲情的朴志训很快就又变成孤身一人。


  再后来小渔村被开发,高楼迭起,人流往来。害羞怕生的朴志训便远远地躲进了偏远海域,再不出来。


  直到他看到了姜丹尼尔。


  父亲和母亲留给他的花早就被海水腐蚀,变成一滩软泥被朴志训埋在了自己第一次拥有父母的海滩上。


  对玫瑰的渴望战胜了他的惧怕,于是许多年后,朴志训再次说话了。


  “先生。”


  “能不能给我你的花?”



  讲完自己故事的朴志训睁着圆滚滚的眼睛,朝姜丹尼尔传递信息:“该你讲了。”


  
  姜丹尼尔捏捏他的脸:“没什么好讲的。人生失败,被爱人抛弃的男人罢了……”


  “那你应该难过的,爱人很重要。”朴志训认真肯定他:“爸爸刚去世的那段时间,妈妈就很伤心。”


  “和你的父母不一样。”姜丹尼尔被他的含水的眼睛看着,忍不住凑过去亲吻他——哪怕他们只见过两面,哪怕他此刻如同高中生般莽撞:“做我的爱人吧。”


  他啄吻朴志训带着海水味的唇角,心内满是虔诚。


  我的塞壬。


  我的缪斯。 


  我的阿喀琉斯之踵。


  


  朴志训青涩地伸出舌头与他交缠着,仿佛一直亲吻不够。姜丹尼尔搂着他的腰,喘着气问:“你怎么不要我停下好呼吸?”


  朴志训似乎很喜欢唇舌交缠的感觉,磨蹭着又啪叽一声亲在他的泪痣上:“因为我用鳃呼吸呀。”


  
  回吻一口,姜丹尼尔将身上的短T脱掉,露出线条流畅的肌肉线条,纵身跃进了海中。


  耳边只剩划动海水的声音,他微笑着拉住朴志训伸来的手。


  我的小人鱼。


  姜丹尼尔的相机再次被存满,每张都是朴志训。


  在笑,在扑水,红着脸索吻,趴在沙滩上晒背,窝在姜丹尼尔怀里打盹,泡在水里的鱼尾,与小鱼赛跑……


  朴志训很有镜头感,每张照片都充斥着世间难见的美丽和纯净灵魂。



  姜丹尼尔为此着迷。


  这是他专属的秘密。
  


  但房东发现了地下室那些被藏起来的照片。


  他本来只是想让姜丹尼尔收敛一点,不要搞坏房间,未曾想发现了一个更大的秘密。


  他跟踪着姜丹尼尔到了罕有人去的礁石后,见到了照片上的人鱼。


  
  姜丹尼尔与朴志训正拖着手谈情时,大批记者与警察蜂拥而至。


  闪光灯将傍晚的海岸照亮仿若白昼,朴志训穿着姜丹尼尔的衬衫躲在他怀里,紧紧抓着他的衣角不知所措。


  房东站在几十家媒体面前,大声道:“我发现人鱼后,第一时间就通知了你们。美丽的东西属于任何一个人!这或许是世上唯一的一只美人鱼。我觉得咳咳……作为提供线索的人,我应该有些嘉奖。”


  姜丹尼尔将朴志训护在身边,用手帮他挡去所有灯光。低头小声道:“往前游,不要回来了。”


  朴志训呜咽着,眼泪如同珍珠般落下来,砸在姜丹尼尔手指上:“那你呢?我还能见到你吗?”


  姜丹尼尔没有回答。他只吻了朴志训的耳后,将属于海洋的人鱼推下了水,宽阔的肩膀想要挡住所有或贪婪或惊奇的目光:“他不属于任何人。”


  房东从怀里掏出几十张照片,在摄像机面前晃了一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龌龊的思想!说到底你就是想独吞……你想将他据为己有!”


  姜丹尼尔环顾一周,轻蔑地看着所有镜头:“他生来就属于海洋,出生成长生命都是大海给他的。你们凭什么要求分享他的美丽!凭什么?!”


  后续的捕捞部队赶来,姜丹尼尔被几个人合力压在海滩上。他手指用力抠着沙滩,睫毛上沾满沙子,用尽全身力气都挣脱不开:“……别回来了。”


  
 朴志训身上还穿着那件条纹衬衫,脸上的海水和泪水混成一团,他咬着下唇用力游着。


  “丹尼尔……”






  派出去的搜寻队一无所获,姜丹尼尔被囚禁了半个月后,还是被放出来了。


  谁都不知道人鱼去了哪里。






  五十年后。


  曾发现过人鱼的海岸已经被圈起来宣传成了景点,但因为实在没什么可看的,所以在红火了几年之后,偏僻的海岸又恢复了之前的寂静,连管理员都很少再来。


  满头银发的姜丹尼尔坐着轮椅,眺望着海面。


  一支玫瑰被海浪卷着送到了他脚下。


  长着鱼尾的少年由海里探出头。


  “先生。”


  “能不能给我你的花?”


END


  
  因为自己的时间原因 从前现在以后都可能是不定期更新 


  感谢一直的关注评论点心推荐


  
  
  

评论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