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条子

文笔太烂,放弃了

离去之原

哭了

piaojiejie:

【起】


朴志训默数了三秒,打开门,果然在自己床边看见一派怡然自得坐着的姜丹尼尔。


他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从三天前开始,他们被分到要一起跳GU,姜丹尼尔那时候就对自己露出了个莫名其妙胸有成竹的微笑,当天晚上朴志训推开宿舍的门,发现姜丹尼尔坐在自己床边,看见梳洗完的他,露出了个招牌微笑:“志训你可算回来了。”


朴志训下意识看了一眼摄像头,结果姜丹尼尔说自己没什么特别的事,只是想讨论一下舞蹈,然后真的拉着他聊了一个多小时的舞蹈,还有一些零零碎碎朴志训已经记不清的内容。


第二天他也来了,第三天,他又来了。


朴志训内心有点憋气,他知道这个人业务能力强且敬业,但他们原本休息时间就少的可怜,再这样睡眠不足下去朴志训觉得直播那天,自己的脸真的会肿成一个发面。


而且朴志训一一问了同组其他人后,确定姜丹尼尔每天晚上都只来找自己,所以,他是哪里没跳好,还是哪里没做好?就算他有任何问题,姜丹尼尔酝酿了三天,也应该告诉他了吧?


结果并没有,还是凑在一起,由编舞开始,聊些有的没的,朴志训困的不行,迷迷糊糊中忽然冒出个阴暗的念头。


姜丹尼尔是最近人气窜的最快的,而他是原本上位圈里地位几乎无可撼动的,这难道是黑马的示威?


这个想法刚刚闪过,他忽然听到姜丹尼尔说:“志训,你可以不用喊我哥的。”


朴志训清醒了不少:“哈?”


“直接喊丹尼尔试试?”那个人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他,语气近乎是哄骗了,“我不会在意的。”


朴志训干笑了三声:“哥别开玩笑了。”


姜丹尼尔或许可以不在乎,但观众不会不在乎的,朴志训并不打算被骂成筛子。


 


意料之中的回答,姜丹尼尔耸了耸肩,也没强迫他什么,见他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识趣地离开了。


之后两天姜丹尼尔没再来,朴志训松了口气,演出顺利,毫无意外,但姜丹尼尔却越来越奇怪。


在姜丹尼尔训练的休息间隙,他会抽空过来,用人畜无害的笑容跟朴志训打个招呼,没话找话地跟他聊天,他们两个都是公认的好相处的性格,按理来说应该能很快成为好朋友,但朴志训此前没想过要和姜丹尼尔做朋友。


他有一种,很奇怪的直觉,这个人最后的名次会非常厉害,即便前几期他还没那么显眼。


 


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是对的,这个家伙的光芒越来越盛,有一发不可收拾之感,私底下不知道多人看热闹,在打赌最后的一位会是他还是姜丹尼尔。


朴志训想,如果他也能下注的话,他或许会赌姜丹尼尔。


尽管这些事并没有发生,但朴志训已经忍不住有点忌惮他了,可偏偏他越忌惮,姜丹尼尔靠的越近。


他绝对是来示威的。


 


朴志训心情复杂地看着坐在自己身边,有点傻气地说着釜山老家种种轶事的姜丹尼尔,又觉得示威应该不是这样示的,他应该像一头大狮子来朴志训的领地耀武扬威,而不是像一只大狗狗,轻轻摇晃着脑袋和耳朵在他身边绕着圈。


 


有一回朴志训和同组的人生了气,摔门而出,他身居上位圈,压力也比其他人大,许多心事没法对任何人说。好几次午夜噩梦,他以第十二名的好名次没能出道。


朴志训打开水龙头,捧起冰凉的水往自己脸上浇,试图让自己冷静一点。


下一刻,洗手间的门被人打开,姜丹尼尔走到了他身边。


 


此时此刻,朴志训最不想看到人就是姜丹尼尔没有之一,他张嘴,想要把这段时间囤积着的愤懑一次性发泄在这个人身上,可姜丹尼尔却比他快一步开口:“没关系的,都会出道的,我们。”


多么可怕啊,这个人好像什么都能看透。


朴志训没好气地说:“你凭什么能确定?”


姜丹尼尔好脾气地说:“我不会骗你的。不过,对不起啊,志训,我是第一名,你是第二名。”


这人果然还是来挑衅他的吧!


朴志训深吸一口:“你怎么知道?你不要告诉我,这节目有内定。”


“内定什么的,当然没有。”姜丹尼尔还是笑呵呵的,“但是,我就是知道。”


 


***


漫长的等待,一次又一次的故弄玄虚,终于。


“一位是……姜丹尼尔!”


站在候补台上的朴志训有一瞬间的放空。


其实他早就猜到了,当然不光是因为姜丹尼尔那句见鬼的“我就是知道”,更多是因为每回公演的时候,他能看到台下满坑满谷的都是举着姜丹尼尔手幅和灯牌的粉丝。


旁边的姜丹尼尔也只是欣喜,并不惊喜,如他自己所言他早就知道了结果一般,他发表一位感言的时候,始终带着微笑,不住地往朴志训这边看,朴志训也只能微笑地回视他。


 


从GU那三次夜谈开始到今天,就算朴志训不那么愿意承认,两人的关系在这么多人里也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姜丹尼尔生而具有一种让人喜欢他的奇怪魅力,这种“喜欢”并不掺杂任何杂质,只是喜欢而已,就像他本人一样。


尽管是让他有点不甘心却又不得不认输的对手,但如今一切尘埃落定,以后就是团员了,得比之前更加好好相处才对。


朴志训这样告诉自己。


 


当晚庆功宴,几个成年的哥哥都伶仃大醉,尤以姜丹尼尔醉的最厉害,这不是说他酒量不好呃,而是这个酒量很好的家伙喝了其他几个人加起来也敌不过的数量。


 


说什么知道自己一定会是第一名,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舞台上也装的那么好,结果还不是激动到狂饮。


朴志训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搀扶着姜丹尼尔回了二十八楼的房间,公司直接在办理庆功宴的酒店给定了房间,大概就是猜到有人会醉的不省人事。


 


朴志训刚关上房门,连房卡都来不及插上,原本醉着的姜丹尼尔忽然一把抱住他,于一片漆黑中将他抵在门上,在他的嘴角落下一个吻。


这个出人意料的吻并没有轻易停止,在朴志训错愕之际,姜丹尼尔熟练地加深了这个吻,他的舌头细细密密地扫过朴志训的每一寸口腔,热情又暴戾。


未成年的朴志训第一次知道烧酒是什么味道。


 


很烫,很呛,仿佛所达之处,都会被灼伤。


 


终于反应过来的朴志训剧烈地捶打着姜丹尼尔的肩膀,妄图将他推开,可他有如一座巍峨的山,牢牢困着朴志训,朴志训嘴里发出语焉不详的咒骂,最后渐渐也放弃了。


世上没有我恨的人,世上没有我不能原谅的人……听说姜丹尼尔以前也算个风流人物,这次比赛禁欲这么久,他也很惨……莫生气……


 


姜丹尼尔的侵略毫无征兆地停止了,他忽然退了一点,却仍然紧紧环着朴志训,滚烫的唇顺着朴志训的下巴轻轻落下,最后停在他的脖子上。


朴志训觉得自己的唇炎都严重了三分。


他抬手,要推开姜丹尼尔,姜丹尼尔却维持着这个姿势,轻轻地说:“对不起,我那时候,不该那样的。”


朴志训愣了愣,他知道,这句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


姜丹尼尔没对他做过什么需要道歉的事情——除了刚刚抱着他莫名其妙一顿狂亲——似乎,是将他当做了什么别的人?比如,前女友?


 


朴志训莫名的十分窝火,他个子是不高,但也不至于像个女人吧?


 


“我知道的,都是公司需要,是他们逼你炒作绯闻……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姜丹尼尔的声音听起来真是太伤心太伤心了,以至于连朴志训都不自觉安静地听着他说话,甚至想要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炒作绯闻?


姜丹尼尔的前任,也是公众人物吗?是他公司的师姐?是什么其他的女爱豆?


 


“可是,我真的太嫉妒了。”姜丹尼尔又好像在撒娇,“所以才会和你吵架的。我自己也有没做好的地方,好几次约好了却没能去见你,但我因为嫉妒,却自顾自的对你发火了……对不起。”


“……”


透过微微开着的窗帘,朴志训看见墨蓝色的,看不见星星的夜空,还有远处明灭的巨型广告牌。


借着些微的光,朴志训得以确定,脖子上忽然的温热来源是姜丹尼尔的眼泪。


 


“你要我说几次对不起,我都愿意。但是,我们和好吧,嗯?志训呐……我们和好吧。”


 


***


 


“你这里沾灰了。”


姜丹尼尔的手忽然伸过来,从发着呆的朴志训脸颊上拿走一小块不知从哪里飞来的灰尘。


朴志训却忽然站了起来,反应大到让周围的人都纷纷侧目。


 


姜丹尼尔有些茫然地看着朴志训,朴志训也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大,勉强笑了笑:“那个,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个虫子。”


“虫子?!哪里?!”


人高马大的姜丹尼尔反应比他还大,往后退了几步,缩到朴志训身后,还将手搭在了朴志训的肩头。


朴志训:……


 


这人的肌肤接触,还是一如既往的做的这么自然。


出道夜的事情,朴志训已经催眠自己一个礼拜了,甚至他还去调查过姜丹尼尔前女友们的名字,妄图在里面找到和自己名字读音相近的,比如什么芷薰之类的。


结果根本没找到这号人不说,还不小心被姜丹尼尔知道了这件事。


发现队友在调查自己的姜丹尼尔一点儿也没被侵犯隐私的不快,反而有些高兴似的说:“啊,志训想知道这些吗?直接来问我就可以了。”


 


不,我才不想知道。


那种莫名的窝火感又窜上了心头,朴志训很想恶狠狠地告诉姜丹尼尔,你知不知道你强吻我了,还喊着我的名字说要跟我和好?


要不是姜丹尼尔说了一大堆和那个人发生的事情,朴志训还真要以为这家伙暗恋自己很久了。


但不可能,什么炒作绯闻,什么争吵分手和好,朴志训很清楚,那个人不可能是自己。


可为什么姜丹尼尔偏偏喊出“志训”两个字?


简直无解。


 


在扫了一圈周围确定没有所谓的虫子后,姜丹尼尔拉着朴志训重新坐下。


这是拍摄MV的间隙,拍摄地点在海边,海风很大,时不时就要暂停重来。


大家补妆的补妆,练习动作的练习动作,谁也没把刚刚那个小插曲放在心上,姜丹尼尔坐在朴志训身边,托着下巴左看右看,忽然就笑了。


朴志训有点莫名:“有什么好笑的?”


姜丹尼尔还是在笑:“觉得大家都很可爱。”


“啊?”


“能和你们成为队友,真是太好了。”


海浪一阵阵地拍上来,姜丹尼尔的声音混在海风中,显得含糊不清,他轻声地一个个念着每一个队友的名字,最后是扭头看着朴志训:“大家都很好,还有你……志训呐。能和你们一起在比赛里认识,成为一个组合,一起活动一年半,一定是老天的馈赠。”


 


朴志训有点明白了,姜丹尼尔说“一年半”的时候,脸上的笑比哭都难看。


但他不明白的是,姜丹尼尔的这声“志训呐”,和那天醉酒后,喊出来的“志训呐”为何如此一样。


仿佛那天夜里,他没有喊错。


 


朴志训怔怔地看着姜丹尼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姜丹尼尔却忽然露出个明朗的笑容:“所以,我要把你们,都在我的心里,收~藏~”


自从出道后,朴志训上每个综艺都被要求做招牌动作,姜丹尼尔也很喜欢学着做这个动作,朴志训心头原本萦绕着的淡淡哀愁瞬间被一串省略号取代,他看着姜丹尼尔反复做那个奇怪的“收藏”,耳尖都红了:“丹尼尔!!!”


姜丹尼尔一点也不为他不喊哥没大没小而生气,反而前俯后仰地笑了起来。


 


***


 


“哥在看什么呢?”赖冠霖盯着被朴志训摧残的乱七八糟的草坪,又顺着他的目光遥遥看去,只看见姜丹尼尔一个隐约的背影。


“啊?”朴志训看了一眼赖冠霖,摇头,“没什么。”


赖冠霖张了张嘴,想提醒朴志训,不要再拔地上的草了,又莫名觉得如果提醒他,自己会变得很惨。


最终他也只是点点头,在朴志训身边坐了下来,和朴志训一起拔地上的草。


 


周围人来人往,还有无数镜头,赖冠霖叹了口气,把脑袋靠在朴志训肩膀上:“丹尼尔哥真厉害。”


偶像运动会简直是个折磨人的综艺,他们才下飞机就被拖来长时间录制,大家都疲惫不堪,也就姜丹尼尔活力无限,手还有旧伤呢,看起来跟打了兴奋剂一样。


朴志训意味不明地“呵呵”了两声,赖冠霖忽然有点好奇地说:“志训哥不喜欢丹尼尔哥吗?”


朴志训愣了愣,侧头看他:“为什么这么说?”


“比赛的时候,好像你们也不是很熟。”赖冠霖眨了眨眼,“之后你好像有时候也会有点避着丹尼尔哥。”


“丹尼尔这个人,有任何值得让人讨厌的地方吗?”朴志训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赖冠霖。


少不更事的赖冠霖果然被绕了进去,他摇头:“没有。”


“嗯哼。”


 


于是赖冠霖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他眯着眼睛又往姜丹尼尔的方向看去,发现他身边不远不近地跟着几个女爱豆。


“啊,丹尼尔哥真受欢迎啊……”


赖冠霖不由得感慨。


身边的朴志训没接嘴,赖冠霖侧头,发现他又开始拔草了。


赖冠霖:“……?”


 


结束录制回去之后,大家都累的要瘫了,朴志训几乎是闭着眼睛走去卫生间的,结果正好撞躲在卫生间里“销赃”的姜丹尼尔。他从裤子口袋里变戏法似的掏出了一大堆纸条,打算一股脑撕碎冲掉。


 


朴志训随便扫了一眼,就看到上面画着爱心的电话号码。


 


呵呵。


 


朴志训有点恶意地说:“哥喜欢的号码都记住了没有?如果忘记就完蛋了啊。”


姜丹尼尔无辜地看着他,又看看堆在洗手台上的号码,忽然严肃地说:“啊,志训你说的对啊。就这么冲掉,我们现在又没手机,万一忘记就不好了。是得记住喜欢的人的号码啊。”


“那您慢慢记吧。”朴志训做作地打了个哈欠,转身要走,完全忘记自己是来刷牙的了。


姜丹尼尔拉住朴志训的手:“志训呐,帮我个忙吧。”


“嗯?”


“帮我把这些都撕掉,冲干净,不要被发现任何踪迹。”姜丹尼尔的语气几乎是恳切的了,“一张都不要留。”


朴志训缓缓转身,疑惑地看着他:“一张都不要留?说什么呢,你刚刚明明说要记住自己喜欢的人的号码……”


姜丹尼尔望着他,带着淡淡的笑:“因为我喜欢的人没有手机啊。也没办法留号码给我,所以这些通通都可以撕掉哦。”


朴志训有些茫然地看着他,姜丹尼尔笑着揉了揉朴志训的脸,抬脚走开,那些留在洗手台上的纸条们,他果真看也没有再看一眼。


头顶投射下的灯光昏暗,交错的纸条堆叠,犹如一座小山,朴志训轻轻伸手一推。


哗啦,山崩地裂,纸条散落一地。


 


“丹尼尔。”在姜丹尼尔的手握住门把的瞬间,朴志训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或许……你想要我的号码吗?”


 


 


【承】


 


重来的机会只有五次。


姜丹尼尔有一条太爷爷留给他的项链,样式老土,一根红棕色的绳子,绑着一块雕刻了水纹的玉。但这个项链作用巨大。


在太爷爷去世前,他抓着小小的姜丹尼尔的手说,这条项链的新主人是姜丹尼尔,他有五次回到过去某个时间节点的机会——这个节点不会很准确,但会是某个,他想回去的大致时间范围之内。


 


姜丹尼尔当即使用了这条项链,他想的是,我要回到太爷爷还活着的时候,于是他真的回到了太爷爷死去的前一个月,缠绵病榻的太爷爷竟然一下就知道他做了什么。


太爷爷有点生气,又有点无奈,语重心长地说:“义建啊,你这是浪费,我的死是注定的,你什么也改变不了……”


幼年的姜义建无法领会太爷爷的意思,反问道:“那么,有什么事情是可以改变的吗?”


即便,能够回到过去。


太爷爷忽然笑了:“义建真是个聪明孩子……太爷爷用了一生领悟的事情,义建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是的,即便能改变时间,我们也改变不了任何命运。如果想要强行改变什么,会付出更多的……”


过了一个月,太爷爷如期去世,姜丹尼尔经历了两次葬礼,承受了双倍的悲伤,父母也为他突如其来的嚎啕大哭而感到惊慌。


 


那之后姜丹尼尔没再碰过项链,一方面,他并不觉得依靠这个项链的能力得到任何东西是好事,他始终相信那句话,命运在给你什么的时候,也悄然标注了价码,而他并不想支付这笔昂贵的费用。


另一方面,姜丹尼尔的人生还算顺风顺水,除了一直没能顺利出道,让他产生过一瞬间回到从前,不要来当练习生的想法之外,他并没考虑过回到过去。


但即便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他也没有去使用那条项链,而是去了一趟加拿大,考虑如果再无法出道,就索性去加拿大开启新的生活篇章。


他从来是这样的人,比起思考人生过去的哪一个节点出了问题,更愿意去直接改变未来。


 


然后意外的,因为尹智圣的提议,他参加了101,一位出道,获得了巨大的人气,十位极好的队友,和一个亲密的恋人。


姜丹尼尔已经有点忘记,他和朴志训是怎么逐渐在一起的了,好像也不必谁先开口,那份吸引一直在两个人之间——对视时会忽然停滞的那几秒,不小心的肌肤触碰后会扬起的嘴角,还有自以为不动声色的靠近。


在后来那些细碎的相处片段里,两个人曾幼稚地争论是谁先喜欢上谁,姜丹尼尔坚称自己对朴志训一见钟情,朴志训则不肯认输地说他也是在看到姜丹尼尔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他的。


最后这个毫无意义的争吵以一个吻结束。


 


出道后的那段时间里他们有点太幸福了,无限的一位,无数的粉丝,寸步不离,随时可以亲吻的彼此。他们好似两朵轻飘飘的云,生活在苍穹之顶,周围是暖阳,是温风,不必低头,也看不到未来的阴霾。


即便早就知道组合的限定时间只有一年半,即便解散的演唱会上,姜丹尼尔与朴志训都分外伤心,毕竟相识近两年,从此以后十一个人各奔东西,不再是亲密无间的队友。


可他们都不认为这会对两人的感情产生任何影响,那么多人异国恋尚能撑过去,他们分开以后,仍然可以秘密恋爱,可以抽空见面。


 


这样幼稚的想法在组合解散的第三个月后彻底消失了。


值得庆幸的事情是,即便组合解散,他们的人气仍然很高,通告不曾停止,忙碌程度比起在组合里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也正因如此,两人的见面时间少的可怜,甚至因为要在海外巡回演出有了巨大时差,连在电话里都只能匆匆说上两句就互道晚安,一个疲惫入睡,另一个开始梳洗准备一天的新工作。


他们的话题越来越少,能说的越来越少,有一天,他们终于抽空见了个面,窝在车里高兴地看着彼此,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要问你最近在干什么吗?可是报纸上都有报道。要说情话吗?忽然这样又显得太过突兀。最后还是姜丹尼尔开了口,他有点没话找话地说:“啊,这件衣服是新买的吗?挺适合你的。”


朴志训张了张嘴,最后只是笑着点头。


 


那之后两人见面的次数就更少了。


 


姜丹尼尔和朴志训都有想努力维系这段关系,但实在是太难了,他们这种时候才晓得,前辈们说什么因为行程的关系逐渐疏远所以分手,还真不是经纪公司出的狗屁通稿,而是事实。


恋爱靠分泌多巴胺,需要彼此的荷尔蒙相互吸引,但见不到面,聊不了天,哪里来来的多巴胺与荷尔蒙。


姜丹尼尔这两年收入不菲,他有时候会赌气的想,如果多巴胺可以购买,他愿意分出一半财产购置多巴胺,一半留给自己,一半逼朴志训使用。


但多巴胺无处可买,他们的感情也不可挽留的逐渐淡了。


有时候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此。


 


朴志训喜欢星星,因为星星美丽而永恒,姜丹尼尔喜欢晚霞,因为晚霞只在日落那一刻存在,转瞬即逝。


美好之物,只适合美丽永存,或是在最美一刻消亡,而不应该在时间的流逝中,悄然变得丑陋,再不甘不愿地死去。


 


他们最终分手是朴志训在公司的授意下,和公司的即将出道的师妹团的其中一个女生吃了两次饭,是那种很容易就可以澄清,但能增加曝光度的绯闻,姜丹尼尔很清楚地知道,这些都是再老套不过的把戏。


可这个微不足道,放在以往,姜丹尼尔完全能一笑置之的绯闻,却成为了致命的导火索,他和朴志训见了最后一面,两个好脾气的人吵的不可开交,所有对对方的埋怨都说出了口,化作一把把利刃,狠狠刺进对方的心窝,刺到血肉模糊才罢休。


 


最后朴志训坐在床脚,疲惫地说:“丹尼尔……我们还是分开吧。”


姜丹尼尔没有说话。


朴志训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泛着水光:“到现在为止,我们和其他所有的团员都还是好朋友,不是吗?虽然见面的机会很少,但仍然是朋友……丹尼尔,我不希望所有人里,我们最后反而是再也不能联系的人。做回朋友吧。”


姜丹尼尔很想像以往一样,把他按在墙上,像野兽一样充满掠夺性地亲他,然后在他受不了的时候,用软乎乎的声音笑着蹭他的脖子说“谁要和你做朋友啊”。


但他沉默了很久,最后说:“好。”


 


如果只有差和最差这两种选择,那么差一点的人生,总比最差的人生要好一些。


 


朴志训抬眼看他,那个瞬间仿佛要落下眼泪,姜丹尼尔情不自禁地用手轻轻覆住他的眼睛。


但朴志训没有哭,他任由姜丹尼尔这么用手盖着自己,过了好一会儿,他轻轻推开姜丹尼尔的手,看见姜丹尼尔的眼睛红红的。


朴志训微笑着亲了亲他的手心:“以后还是会见面的……丹尼尔哥。”


 


那之后两人再见,犹如朋友一般,笑着打一个招呼,寒暄两句,竟然比从前自在。


知道内情的尹智圣有些惊慌,却不敢多问。


 


姜丹尼尔想,这一次分手,和以往每一次的分手似乎一样,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直到有一次,他梦到自己和朴志训站在一位候补台上,等着宝儿宣布最后的结果。


朴志训轻轻眨着眼,他那时候还不是自己的男朋友,而是个对手,和未来的队友。


 


姜丹尼尔觉得自己忘记说什么了,他很想开口,却怎么也张不开口,直到宝儿宣布结果,满天的彩条落下,所有人欢庆鼓舞要出道,他一个人站在那里,还在费力地想要张嘴。


最后他在梦中惊醒,脱口而出那句没能说出的:“志训啊,我爱你。”


 


枕边空空荡荡,他在拉斯维加斯,天一亮他就要去准备演唱会,行程很满,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伤春悲秋,也不需要。


真的不需要吗?


 


姜丹尼尔匆匆飞回国,找回那条项链,他想,我要挽回朴志训,我一定要……改变点什么。


 


他回到了刚解散的时候,姜丹尼尔用尽了这辈子最大的力气和耐心还有睡眠时间,去维系和朴志训的感情。


而感情是相互的,他几乎是在拼命,朴志训心疼不已,自然也努力去配合,两个人都非常努力,非常努力,非常努力地要在一起。


姜丹尼尔某次累到精神恍惚,刚下飞机录完节目又来车库找朴志训,和朴志训接了个吻后又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是这个吻却被路人拍下,堂而皇之地发在了网上。


韩国并不是个能接受同性相恋的国家,尤其他们还是形象积极正面的国民偶像,两个人同时被公司冷藏,道歉,演艺生涯被迫彻底结束。


这是时间重来之前,他们从来没遇到过的问题,于是争吵,痛苦,不适,再次出现,他们都有梦想,他们都是二十来岁的少年,有大好的人生与青春,不应该走上这样绝望的一条道路。


 


姜丹尼尔又一次使用了项链。


他回到了接吻的那个夜晚,没有赴约,告诉朴志训赶紧先回去。


姜丹尼尔想,只要度过这个晚上,之后更加小心点就行。


但没有之后了,同样疲惫的朴志训开着车来车库等他,却被他放鸽子,只好满怀失望地开车回去,疲劳驾驶的后果很严重,连环车祸,无人生还。


 


姜丹尼尔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想起了太爷爷。


“即便能改变时间,我们也改变不了任何命运。如果想要强行改变什么,会付出更多的……”


太爷爷告诉过他的道理,小小的姜义建也明白的道理,长大了的姜丹尼尔,反而忘记了。


 


爱情真是让人三番两次,失去理智。


 


他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姜丹尼尔反而释然了,他捏着项链,躺了一个晚上,再睁眼,回到了101比赛时,选曲的时候。


他拿下了GU的牌子,见到了在里头的朴志训。


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点惊讶,有点提防,还有一点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开心。


 


你好呀。


姜丹尼尔在心里悄悄地跟朴志训打着招呼。


我们又见面了。


 


站在一位候补台上,姜丹尼尔想起了那个开启一切的梦,他捏着话筒,看向一旁的朴志训,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志训呐,我爱你。”


 


【转】


 


朴志训黑着脸看着姜丹尼尔手上的石膏。


“志训呐……”


姜丹尼尔本人毫无自觉,试图用完好的那只手去戳朴志训的脸,朴志训躲过了,忍着愤怒说:“你的手!手!这是第几次受伤了?”


姜丹尼尔说:“别生气了,以后不会的。”


“你每次都这么说。”朴志训还是没什么好脸色。


“放心,这次之后是真的不会了。”姜丹尼尔信誓旦旦。


朴志训有点怀疑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姜丹尼尔一笑:“我就是知道。”


 


又是这种宛如神棍一般的回答。


朴志训只好颇为无语地说:“是,你什么都知道,上回还说什么,组合是一年半的限定,恋爱也是一年半的限定……”


说起这件事,朴志训就有点来气。


他厚着脸皮,鼓起勇气表白了,地点还是厕所,姜丹尼尔却一点也不惊讶似的,反而笑眯眯地回头看他:“啊?志训喜欢我吗?”


朴志训有种被耍了的感觉,他转身,默不作声去一个个撕那些纸条,打算把纸条当做那个人一起冲进下水道。


结果姜丹尼尔从后面走过来,圈住了他。


姜丹尼尔的嘴唇靠的很近,他轻轻地说:“怎么办啊,我们志训还是喜欢我啊。我本来想,决不能对你告白的,因为这样我们都会很伤心的,可是你告白了啊,我怎么可能拒绝你呢。”


 


这回答简直没头没脑的,朴志训又气又怒,想拨开他的手,可姜丹尼尔抱他抱的太紧了,好像要把他给融进自己的胸膛里一般:“不过,其实我早就跟你表白过了吧?我早就说过了……志训,我爱你。”


朴志训呆在原地,有些无措地回头去望他,笑点很低的姜丹尼尔此刻脸上一点笑意也没有,反而看起来非常孤独:“我没有开玩笑哦。志训,那时候的告白就是真的……我非常,非常爱你。”


 


下一刻,姜丹尼尔的吻落下,如同那次醉酒一般,他亲吻朴志训的每一寸嘴唇,口腔,但比那一回轻柔的多,像是在亲吻他失而复得的珍宝。


 


可一吻结束,姜丹尼尔就用一种很缠绵的语气说出了非常欠揍的话:“但是,志训啊,我们一年半后就会分手哦。”


原本还沉浸在温柔缱绻中没回神的朴志训用一种极其震惊地眼神看着他。


这什么讨人厌的交往宣言啊?!


 


姜丹尼尔说:“因为……一年半后,我们不是得解散嘛。”


朴志训忍住怒气:“解散和分手有什么关系啊?”


“会见不到面啊,会很辛苦的。”


“如果喜欢的话,怎么会连这点辛苦都承受不了?!”


“是啊。”姜丹尼尔竟然也用一种很感慨的语气说,“怎么会这样呢,人怎么会是这么脆弱有贪心的动物呢。”


 


朴志训才不想理他,转身就气呼呼地要走,姜丹尼尔笑着拉住他:“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只要志训你不提分手,我是永远不会提分手的。”


朴志训刚想说我才不会说分手,就听见姜丹尼尔又说:“但只要你提了,我一定会答应。志训,我们就算将来分手了,也一定要当朋友,好不好?”


 


朴志训莫名又从愤怒化为心疼,别别扭扭地抱了一下姜丹尼尔:“我不会说分手的。”


“嗯,好。”


“对了……你还记不记得,出道的那天晚上,你喝醉了,亲了我。”朴志训把疑问一股脑丢了出来。


姜丹尼尔茫然地看着朴志训。


果然不记得了。


 


朴志训说:“你抱着我,先是强吻我,然后又给我道歉,还哭了。说什么不应该和我吵架的……你当时应该是把我认成别人了,可是最后又喊了我的名字……到底你当时和谁吵架了啊?那么伤心。”


姜丹尼尔眨了眨眼,无辜地说:“我就是在对你说啊。”


朴志训才不会信:“胡说八道。”


姜丹尼尔耸肩:“真的,我梦到我们未来吵架了,所以很难过。”


朴志训:……


 


从这一秒开始,朴志训才发现,也许总是笑着的姜丹尼尔,其实是个悲观主义者。


 


之后两人就开始秘密地交往,朴志训一点儿也不怀疑姜丹尼尔对自己的感情,因为他随时回头,总能看见姜丹尼尔看着自己的目光,大家一起出活动,姜丹尼尔也也总是想办法和他站在一起。


怎么能这么黏人呢。


朴志训幸福又无奈地想,甚至某次得意忘形,还问了出来。


 


结果姜丹尼尔弯着眼睛说:“因为我怕将来会分开啊。所以要把现在每一刻的志训,都在我心里——收~藏~”


朴志训:……


他就知道他不该问。


 


【终】


姜丹尼尔有一条很复古的项链,朴志训见过两次,姜丹尼尔说那是他太爷爷送给他的,朴志训下意识觉得这个项链意义非凡。


结果没想到他只是随便问了一下,姜丹尼尔就拿着那条项链说:“你喜欢吗?送给你好了。”


朴志训吓了一跳:“我要你太爷爷的项链干什么?”


“给曾孙媳嘛,很合理。”姜丹尼尔笑嘻嘻地说,“而且这个项链有特异功能哦。”


朴志训:“什么特异功能?戴上去一秒回到四十年前吗?”


“很接近啊。”姜丹尼尔竟然点头,“这个项链,能让人回到自己想要回到的某个时间点哦。不过要指定的人才能做到,很可惜,我们志训不是那个指定的人。”


“好可惜啊,丹尼尔,我好伤心啊。”朴志训配合地握着项链揉搓了一阵,“那你能啊?”


姜丹尼尔:“嗯,我可以。”


朴志训继续很配合:“这么厉害?那你岂不是能拯救世界?”


姜丹尼尔愣了愣,看着他,忽然爆笑起来。


朴志训平静地看着自己的低笑点男朋友大笑,全然不能理解笑点在哪里,把项链塞回他手里,哼着歌转身离开,下一场演唱会近在咫尺,他得好好准备。


 


姜丹尼尔笑够了,把项链重新放回盒子里,抬眼,正好看见在门口等着自己的朴志训。


不必朴志训催促,他已迈着大长腿,三两步走到朴志训旁边,亲了亲他的脸,而后搭着他的肩膀往舞蹈室走去。


 


抱歉啊志训,我没有办法拯救世界,甚至没有办法拯救你,没办法拯救自己。


但是,能再次这样看你,抱你,吻你,拥有一个近在咫尺的你,我已经很开心了。


甚至想到一年半以后,我还是能拥有一个遥远的,和我毫无关系的你,我也非常非常开心。


 


谁能拥有这样无悔的一年半。


谁能拥有两次这样无悔的一年半。


 


【END】


 


后记:


灵感来源是和朋友讨论解散演唱会,我说小眨搞不好会说“这一年半的大家,在我心里永远收藏”……说完自己就很想哭【。】


文里的丹尼尔拥有特异功能,却没有办法改变任何事情。


现实里的丹尼尔只是个普通人,仍然不会改变任何事情。


一年半很短,时间会一直走,分别无法避免。


但是!原本就不需要改变吧,希望你们好好享受你们一生一次的,珍贵的这一年半^_^


 


另外,虽然题目是离去之原(我真的不会取名),但我觉得适合的BGM是《东京糖衣巧克力》的OPマタアイマショウ,以及chima的dear sleeper,推荐大家听听!



评论

热度(1691)

  1. shopwelpiaojiejie 转载了此文字
    不会结束的.哪怕只是我天真的希望持有的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