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条子

文笔太烂,放弃了

【丹昏】我们结婚了(七)

突然虐,快更吧呜呜呜

Bunny soda🐰:

🐰丹昏,我结综艺背景


🐰纯属虚构,不要上升


🐰来自一直被屏蔽的客户端


 


#


 


朴志训站在医院走廊的拐角处,神色冷静的看着面前拿着医院缴费单的姜丹尼尔。


 


“哥,你先回去吧。”


“没关系的,我没别的事情可以留下来陪你。”


“不必了,”他的语气实在冷淡,没有一丝笑意的那双桃花眼,此刻看来分外凉薄,“医药费我转给你,你先回吧。”


姜丹尼尔以为是他这一晚上太疲惫,语气仍带着关切,“是太累了吗?我可以跟你换班……”


“不是,”朴志训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是说,这是我的私事,我自己会解决。”


 


是划清界限的意思。


 


姜丹尼尔愣了愣。他不明白在他20分钟前跟随护士去缴费时红着眼睛依赖的对他说谢谢的朴志训,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样。当时婆婆刚脱离危险,朴志训被几个害怕不安的孩子围住,故作坚强的一个个安抚,其实自己也在微微颤抖。


那时候他红着一双眼睛看向他,姜丹尼尔以为自己读懂了里面的千头万绪。




他想如果在这种时候朴志训必须做一个把软弱藏起来让别人依靠的人,那么至少他也有肩膀,可以帮他分担,也可以让他依靠。


所以他是想给他一个拥抱的,问问他是不是很辛苦,告诉他不用硬撑,还有我。


 


却没想到现在换来了这样凉薄的眼神,带着晦暗不明的情绪。


 


“那我先回去了,”姜丹尼尔想也许朴志训是真的需要私人空间,令人沮丧的是,随意过问和关心是恋人才有的权利。


“你有需要的话,随时打给我。”


说完他把手上的单据折叠平整交到朴志训手上,末了告别前像是想摸摸他的头,又有些尴尬的抽回手,转而拍了拍他的肩。


“别强撑着,别太累了。”


 


 


直至听见身后走廊尽头的电梯门合上时“叮——”的一声,朴志训才缓缓松开了一直用力攥着直到指节都泛白的拳头。


 


他下意识的把手揣进了口袋里,却摸到了一个小小的方块,摸出来一看才发现是那枚护身符——


那是从釜山匆忙动身前,姜妈妈交到他们手里的礼物,一双一对的护身符是她诚心在庙里求来的,朴志训还记得她穿着睡衣披着外套送别他们的样子。


“希望你们两个孩子一生都能平安喜乐。”


护身符这种东西,不求有几分灵验,却包含着母亲最真挚的祝福心情。


 


那时候朴志训只觉得自己何德何能受到这般厚待,可如今这枚小小护身符在他手里,却如同千斤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几十分钟前病房外,小月和孩子们吞吞吐吐的样子还历历在目。


“病人的情况是脑溢血,应该是因为过分的情绪波动导致的,现在已经基本脱离了危险,还需住院观察一段时间,老人上了年纪,一定不能再让她过于激动。”


 


“婆婆她……拆了哥哥你的礼物盒子……”


 


如同朴志训猜测的,那些之前针对他的恶意,追踪和恐吓,也蔓延到了孤儿院,写着他名字的礼物盒子包裹着的是不堪入目的污秽和丑陋,而知晓他一直以来面对的恶意,对一直惦念他的年迈老人来说,是不堪承受的打击。


 


“他们说……告诉哥哥的话,哥哥会难过的,可是小月不想骗你……哥哥对不起……”


 


那是一群纯真善良,甚至直到最后都想用自己的微小力量去保护他的孩子。朴志训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狠心去伤害他们,但他却突然意识到,一直想做骑士保护这群孩子的他,成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他蹲下身把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的小月轻轻揽进怀里,孩子的眼泪像是滴进了他因为自责而酸酸涨涨的一颗心。


“对不起的是哥哥,没能保护好你们。”


 


朴志训在原地伫立良久,呆愣的注视着手心里那枚小小的护身符,直至眼眶都发酸,他才将它重新揣回口袋里。而手里那堆被整理好的单据,处方上还有那人细心在旁边批注的医嘱。


 


他用力眨了眨干涩的双眼,他想现在的他应该向前走,走过这个拐角,回去面对病床上需要人照顾的婆婆和那群依赖他的孩子,重新打起精神担负一切。但他如果回头,向后走,应该可以赶上下一班电梯,追上去地下停车场的姜丹尼尔,问问他还有没有一个肩膀可以借。


 


他不能软弱。可他真的很想软弱。


 


 


最终他一步也没能迈出去,在原地缓缓蹲下,把脸埋进了双臂之间。像是要把所有愧疚的,自责的,进退两难的心情一起埋进去。


 


 


“别强撑着,别太累了。”


 


 


原来有了软肋是这种感觉。


他第一次觉得,强撑着是真的很辛苦。


 


#


 


原定于釜山进行的三天两夜的拍摄被迫紧急结束,近期的放送分量没能解决,节目组很快安排了下一次拍摄。


朴志训剧组和医院两头跑走不开,拍摄主题也就定的简单,只需要一晚的时间,安排了两人和另外一对节目中夫妇的见面。


恰巧这对夫妇中男方是朴志训同公司的演员前辈,叫沈翊,而女方是当下大火的女子组合成员宋允雅,碰巧也和姜丹尼尔的组合有过合作。两人参加节目已一年有余,充分算得上是假想结婚方面的前辈,在节目内外都大秀恩爱,日常甜蜜程度堪比电视剧,被大众称为“偶像剧夫妇”。


 


【小黑屋采访】


:平时有看过前辈夫妇们的节目吗?


朴志训:当然有看过,两位都是我非常喜欢的前辈。


:觉得二位般配吗?


朴志训:很般配,很甜蜜。


 


【另一个小黑屋】


:觉得那二位般配吗?


姜丹尼尔:挺般配的。


:跟你们二位比呢?


姜丹尼尔:差一点。


 


 


采访里的漂亮话谁都会说,但真正值得一提的是,朴志训不只在电视里看过这对“偶像剧夫妇”的相处——


 


一周以前。


 


朴志训因为剧组和医院两头跑而疲惫不堪,终于得以空闲,却又愈发想要忙起来好让自己无念无想。


他时隔许久去到了公司顶楼的天台,那是他练习生最难熬的时候常去之处。他吹着顶楼的风,若有似无的摸着脖子上挂的护身符,想要放空休息,却又被千头万绪缠住不得喘息。


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一男一女伴着说话声朝这里走来,听起来像是有什么感情纠纷。他生怕被公司的练习生撞见,又生怕自己撞见练习生的爱恨纠葛惹一身麻烦,索性往旁边的通风口一缩,藏了起来。


 


“哥哥的意思是,我们俩不可能,对吧?”


女孩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朴志训听不真切,好奇心使然,便透过通风口的缝隙偷看。


却不料,看见了他熟悉的面孔。


“允雅,我们早就约好的不是吗?”沈翊的声音听起来冷静自持,和他在水木剧里扮演的那些政客如出一辙。


女生穿着大红色的连衣裙,化着精致的妆容,除了被她咬的脱色的嘴唇和攥着男人衣角的手之外,处处优雅得体。


“是,我们约好的,”从朴志训的角度看不见沈翊的脸,却正好看清女生那一双含着眼泪的双眼,“不动心,不越界,不多问。”


“那,是我自作多情,冒犯哥哥你了。”女生突然笑起来,和平时舞台上看起来一样明艳动人。


她收回手,理了理大红的裙摆,又优雅的撩了撩肩上的长发,这才重新对男人伸出手,“以后就,合作愉快吧。”


朴志训看见女生被顶楼的风吹红的双眼,还有沈翊缓缓伸出回握的那只手。


“合作愉快。”


 


这节目里甜蜜有加的两人,被外界盛传恋爱已久,却不料两人一开始就有这样划清界限的约定,更不料终究还是有一方先动了心。


朴志训缩在一方逼仄的空间里听完了八卦,联想起自己的处境却只觉更加嘲讽。


 


直到听见女生高跟鞋哒哒哒走远,朴志训下半身都麻木,也没能等到那位大前辈挪步,却听见了一句不带情绪的“出来吧”。


朴志训瞬间慌了神,透过缝隙去看才发现那位已经看向了这处通风口,这才不好意思的爬出来,涨红了脸。


“前辈……我不是有意偷听的,我只是……”


“我知道,没怪你。”


沈翊目光都未落到他身上,懒懒的撑着边上的栏杆,神色不明的看向远处。


“志训你也在参加这个节目对吧?”


“嗯,是。”


“既然都听到了,那就给你提个醒,别弄的像我一样糟糕。”


他说话的语气像极了之前每一次在事业上演技上给朴志训指点的时候,可是感情的事情,又哪有那么容易?


 


我只怕比你还糟糕。朴志训自嘲的摇了摇头。


 


他也走上前,斜倚在栏杆上,犹豫着开了口,“前辈,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


“你有没有,哪怕一次,有没有……”


“有没有动过心是吗?”对方叼着一根刚点燃的烟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这个问题真是很蠢,一看就是你们这些小新人问出来的。”


朴志训有些不好意思,听见前辈再次开口,“参加这个节目的人,十个有八个都会动心。”


他愣了愣,没料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


“因为它总是能给你错觉,让你觉得在这个残忍的圈子里有人能跟你互相取暖。”


 


错觉。互相取暖。


字字珠玑,直击朴志训内心。


 


“可是你知道为什么没有人真的假戏真做吗?”


朴志训迷茫的摇头。


 


“因为这个圈子里的人,十个有九个都玩不起。”




他隔着沈翊说话间吞吐出的烟雾看见他无奈的笑,“因为繁忙的日程而回归到前后辈关系,这种狗屁不通的鬼话还有人信?”


沈翊神色仍然自如,语气里却已经带上了些许激动的情绪,复又平静下来,“敢爱敢恨不计代价不属于我们这种人,等到结束之后再遇见,还能和她笑着打招呼,笑着回忆起当年,就会是最好的结局了。”


朴志训自然明白了他这句话里的“她”是谁,他想“有没有动过心”这个问题也不必再追问。


 


他徒然意识到自己和这位前辈站在一样糟糕的处境上。


不动心,不越界,不多问。


 


我们都是那十分之八的俗人,如果约好一起打破约定是不是就能换来平衡?


 


只可惜无法免俗,我既是那十分之八,也是那十分之九。


 


 


 


#


 


四人情侣约会被安排在了前辈夫妇的家,沈翊笑着说夫人要大展身手好好招待他们。


这座公寓不比他们二层的小洋房宽敞,却布置的更加温馨,处处都摆满两人一年里温馨的合照,最显眼的便是那张婚礼上的kiss照。


沈翊和宋允雅旁若无人的在他们俩面前楼楼抱抱,一面为两人介绍这些陈设里属于他们的点点滴滴。


被姜丹尼尔牵着的朴志训却说不清心情。


这两人甜蜜的样子似乎从没变过,但他不可抑止的想起天台上两人的约法三章和“合作愉快”。


 


姜丹尼尔也察觉到了身旁人的心不在焉,这一天的录制里,他也带着满腹心事。


上次多少有些不欢而散,说他没有一点窝火是假的。


他确信自己在那一天看到了朴志训缓缓卸下的心防,他不知道还有多少距离要走,但他至少相信,他们在孤儿院的交心是真的,釜山的海是真的,夕阳是真的,危急关头的依赖和信任是真的,在某些时刻相通的情绪,也是真的。


陪着他忙前忙后,却突然换来了他竖起的“生人勿近”的牌子,姜丹尼尔实在摸不着头脑,甚至于这一周内他发去的消息,都鲜有回应。


 


 


摄像机成了让他又爱又恨的存在。只要有摄像机在,只要节目继续,他们就可以有光明正大的理由亲近,可以随心做让世人艳羡的情侣,可是同样是因为有摄像机在,他带着重重心事却没有办法问出心里的疑问,在这么多双眼睛下,也没办法说出想说的话。


 


 


两人各怀心事,尽管看起来一切如常——


朴志训在厨房里帮忙,嘴上抹了蜜似的一口一个甜甜的姐姐把宋允雅叫的心花怒放,姜丹尼尔就带着沈翊过来打岔,带着极强的醋意和占有欲说是要监工。


老夫老妻当着他俩的面炫耀kiss的照片,姜丹尼尔就揽住朴志训的肩,说总有一天他们也会有。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热闹的两对情侣,却是各怀心事的四个人。


 


朴志训揣着自己那些心事,不止一次的佩服起沈翊的演技,也不止一次的去观察一直乐呵呵黏在他身边的宋允雅脸上是否有破绽,但真真假假实在难辨。


就好比现在,饭后的四人在餐桌上玩起游戏,朴志训心不在焉的晃着高脚杯里的红酒,看着两人对面的女生红着脸娇滴滴的问身边的人,“你觉得我什么时候最好看?”


姜丹尼尔很配合的吱哇乱叫开始起哄。


 


沈翊勾唇笑的温柔,侧过头看向身旁的女生,还伸手帮她理了理散乱的额发,“笑起来的时候最好看。”


那一刻女生明眸皓齿,巧笑嫣然。


 


而朴志训看着两人眼底流转的光波突然明白——其实大家都是演员,只是有人颠倒了黑白,在镜头外痴迷于表演,却在镜头下句句真心,情真意切。


他不由得去看身边还在傻笑的姜丹尼尔,也不由得去想,属于他们的最好结局,是不是也是多年后见面,微笑着说起从前。


 


 


 


“诶诶诶,到你俩了,问吧。”


姜丹尼尔这才回过神来,刚才的他看似闹着笑着,却忍不住余光一直放在身侧,忽略不了朴志训晦暗不明的眼神。


 


“你先问吧。”


“嗯…哥你以前谈过几次恋爱啊?”


“唔…高中的时候交过一个女朋友,后来渐渐发现不感兴趣,就分了。再后来就出道了,没再谈过。”


 


他的坦诚令朴志训惊讶。


 


“当爱豆这些可以随便说吗?”


姜丹尼尔耸耸肩,“玩游戏啊,游戏规则不就是诚实。”


“你真只谈过一次恋爱?”


朴志训还打算问个没完,姜丹尼尔及时打断了他,“行了啊,你问过一次了,我说的实话,该你了。”


对面的沈翊和宋允雅两人看着小年轻玩游戏看饶有兴趣。朴志训不置可否,示意他继续。


 


“你有没有,哪怕一秒钟,想过,如果我们的关系是真的就好了?”


 


姜丹尼尔带着私心,问出了一个他这一段时间以来,也是此时此刻,最想知道的问题。


 


朴志训却怔愣。


 


 


是指哪一秒钟呢?


 


是初见时他替你温柔的抹净嘴角的那一秒,还是后来他捧着刨冰来到你面前,你揭开玩偶头套看见大汗淋漓的他的那一秒,又或者是一起打闹距离危险的那一秒,他搞怪的对着身边所有人学你“收藏”的那一秒,说带你回家的那一秒,一起看夕阳的那一秒,亦或是像现在这样,一言未发,视线交融的每一秒。


 


朴志训沉默的望向不远处的摄像机和许多双注视着他们的眼睛,攥紧了手里的高脚杯。


 


他早就明白的,这档节目是个残忍的游戏。


每一次摄像机红灯亮起,象征着“game on”,而心动是超出这场游戏的事情,无关乎对错。


 


姜丹尼尔只弄错了一件事情。


游戏有游戏的规则,适者生存,而他们这个圈子的规则从来不是诚实。


而是适可而止,趋利避害。


 


朴志训松开了攥紧酒杯的手,耸了耸肩,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末了他擦了擦嘴角,酒杯向下,示意一滴未剩。


 


“我拒绝回答。”


 


 


 


#


 


这一期节目虽然是两对情侣同时放送,而偶像剧夫妇也一直高热度高人气,但讨论区却全被姜丹尼尔和朴志训两个人占了去,却第一次不见了呼喊“好甜”的声音。


 


【pann】[我结]这一期到底是个什么氛围?


 


【赞1210 踩121】ㅠㅠㅠㅠㅠㅠ丹尼和志训他们俩到底怎么了,这期好尴尬啊


 


【赞1009 踩98】修罗场啊修罗场ㅠㅠ虐的我心肝颤ㅠㅠ而且显微镜女孩还发现志训偷偷挣脱了丹尼牵他的手ㅠㅠ【GIF】


 


【赞998 踩51】为什么要拒绝回答啊……很过分啊……丹尼笑的都很勉强了……


 


【赞879 踩43】可是一整期节目下来,志训也闷闷不乐的……两个人是吵架了吗?


 


【赞753 踩33】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莫名很带感吗……小情侣吵架了又非要上节目,必须得牵手但是你不看我我不看你,别人秀恩爱强打精神秀回去,然后继续你不看我我不看你……这不是爱情是什么!!!


 


【赞666 踩24】我真的哭了ㅠㅠ我还和偶像剧夫妇的饭打赌,说我们丹昏不可能甜不过他们ㅠㅠ


 


【赞578 踩33】上一期去釜山还好好的啊……回来发生了什么啊?志训是因为家人生病还没好才这样的吗?


 


【赞555 踩29】志训难道不是因为有什么难言之隐才说拒绝回答的吗,你们看他的表情,明明就很心动【脸红.jpg】


 


【赞432 踩12】丹尼尔你个大傻子你该不会相信了吧!!!!!你看他犹豫了这么久分明就是有想过啊!!!妈妈命令你们都不许闷闷不乐不许伤心ㅠㅠ


 


【赞389 踩22】回答之前志训犹豫了整整一分钟,眼神最不会骗人了


TO朴志训,喜欢这种东西,捂住了嘴巴,还是会从眼睛里跑出来的。【GIF】


 


 


#


【下期预告公开】娘家人和婆家人的初见面


我的男朋友我来守护!


 




-TBC-

评论

热度(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