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条子

文笔太烂,放弃了

扭曲光源(十一)【姜丹尼尔X朴志训】

飞速赶来!

空白杉:

-伪兄弟


-别上升,别KY




-21-


姜丹尼尔来了之后日子就好像放慢了脚步,过得缓慢又平淡。朴志训很乖,他也没再发脾气,只是常常吃饭的时候无意识盯着朴志训发呆,朴志训开始还会别扭地放下碗,后来就习以为常的自己吃自己的。


他或许只是单纯想看看朴志训而已,卷翘的睫毛到被汤水浸润的上嘴唇,巨细无遗地挨着看,时间慢悠悠过去,他总是忐忑不安地想,离别好像又要来临了,也许是下一次相对吃饭的之后,就真的要分开了。


分开又不知道多久才能见到了。


 


那天放学,姜丹尼尔打电话说有事不和他一起回家了,朴志训乐得清闲,决定自己走回去。


他途中甚至还看了一会儿路边小孩子吵吵闹闹打架又和好的过程,看得饶有兴趣,顺便感叹了一下最近因为睡眠质量好,连人也变得容易满足了。


暴雨就是那个时候来临的。


南方城市雨水多,特别是秋季更是三天两头没个停歇。因为有人接送的原因身边也没有带伞的习惯,朴志训只好赶跑几步,到家的时候全身已经湿透了。


他书包一扔就钻进了浴室。


 


热水从天而降的时候,镜子上起了白雾,雨水淋透了的身体终于渐渐回温, 朴志训在蓬头下站了一会儿,觉得好多了。


他慢腾腾地洗, 等冰凉的脸颊被热气熏得通红才关掉开关,拿过毛巾擦头发的时候发现睡衣没拿。


光着身子出去拿的话好冷啊。朴志训小声抱怨着,一只手擦着头发一只手扭开门往卧室走,进门的时候吓了一跳。


姜丹尼尔正站在书桌前弯腰找着什么东西。


“你回来啦。”他讪讪地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家的哥哥打招呼,“我洗澡没拿睡衣呢。”


他担心姜丹尼尔怪他丢三落四,径直就越过他去衣柜了,三两下穿好出来见那人还矗在哪儿,不由奇怪地多看了几眼。


“怎么了?”在一起这么久了,他很容易感觉到哥哥的僵硬,目光下移,“你……”


他眼睛在浴室里被水雾蒸过,一揉就能溢出水来,衬得黑眼珠更加清亮,要命的是湿乎乎的头发,水滴亲吻着修长的脖子滑进领口,打湿了一小块棉质布料,姜丹尼尔脑海里闪过适才少年圆润的肩和细长的腿,关节处的圆弧被热气染成粉红色,回过神来血液已经不受控制地往下涌去 。


房间安静了很长时间,他想,完蛋了。


                         


“姜丹尼尔。”朴志训声音冷得可怕,似乎在考虑下一句话的合理性,“你刚看我进来以后,是不是勃|起了。”


他擦头发动作已经停了,余水一滴一滴掉在地板也没人管,朴志训刚问了这辈子最不可思议的一个问题,然后他见姜丹尼尔点了头。


 


他伸手打开了昏暗的台灯,姜丹尼尔的脸被柔和的灯光打亮,明明是闭眼也能描出的五官这时候看起来却非常陌生,陌生到朴志训好像从不认识他。


“你疯了。”他称述着这个事实。


“没有。”还站在那里的男人好像压抑着什么,“很早以前就这样了,我也没办法。”


朴志训消化了一下他的话,问,“为什么?”


姜丹尼尔盯着他,声音沙哑,像是又回到青春期变声未完全时候,那个因为自己弟弟而被激起情欲的无措少年,“因为我喜欢你。”


 


他推开门走出去,毫不犹豫把满满一个房间的窒息留给了身后的姜丹尼尔,径直到厨房灌了一整杯水。


玻璃杯底重重砸在石材台上发出闷声,朴志训喘着气听到自己心跳如鼓的声音,手指不自觉蜷缩死死捏住杯身。


 


事情都解释得通了,为什么姜丹尼尔要赶走他身边的人,为什么会被按着亲,为什么明明躲这么远还要被他叫人看着。


原来以为姜丹尼尔只是恨他恨到心理扭曲,现在看来换一种解释也是说得通的。


——姜丹尼尔喜欢他喜欢到要疯了。


他觉得好笑,自己人生已经够不正常了,到如今还能有更不正常的事情出现。


可惜所有过错再怎么叠加,也没有负负得正的那天。


 


等他心跳平静下来,转过身的时候,发现姜丹尼尔站在门口沉默看着他。


他眼神炽热又暗沉,一动不动 盯着朴志训,好像世界全都缩到了这个小小的厨房里,只有朴志训一个人而已。


朴志训对这样的眼神已经习以为常,他还有些感到懊恼:自己应该早点发现姜丹尼尔不正常才对,明明世界上没有哪个哥哥会这样看自己弟弟——于是朴志训走到他跟前,语气和缓,“我一直以为,你亲我是为了惩罚我。”


他见姜丹尼尔不说话,又摇摇头,“可是太晚了,你现在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你让我难受的时候也太多了——谁会想要这种喜欢呢。”


“我忍不住。”高他许多的人像受了蛊惑一般低下头来看他,冰凉坚硬的原石终于肯裂开口子,给他看看里面藏着的宝贝,“我只是想你全部是我的而已。”


“你真的有病。”他叹口气,倒是没有半分惊讶或者无措,大概是被折磨管了,反应也懒得给了,“我建议你去看心理医生,市中心那家医院我经常去,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指路……”


“我去过了。”他没有理会朴志训话语里的揶揄,“你的医生不大好,以后别去了。”


“为什么不去呢,我生病了啊。”朴志训望着他,语气里带着不解,眼睛倒是明白得很,像是故意一字一句说给他听。“医生说只要配合治疗,慢慢就能治好了,以后我就能一个人生活了。”


他好像还有些得意,“反正被你喜欢只会让我痛苦而已,以后一个人走得远远的,就不用怕你欺负我了。”


“别这样。”姜丹尼尔眼里终于流露出痛苦,他知道朴志训故意说给他听,心里还是被这哪怕一点点的假设折腾得抽痛,他在想如果早些坦诚地和朴志训说,在他的弟弟心还是软乎乎的时候,说不定会原谅他——但现在像被巨大的恐惧扼住了喉咙,于是他只会说,“别这样。”


朴志训很满意他的反应,于是擦肩走过去,轻飘飘地说,“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喜欢你的。”


他又笑,“我要是喜欢你,才是真的疯了吧?”


-22-


隔天赖冠霖兴冲冲来找他,约他放学去家里玩游戏,说到一半又懊恼地拍头,“我忘了你哥回来了,你哥不让你出去玩吧?”


朴志训本自然地想拒绝邀请,转念一想嘴角勾了起来,“没关系,今天可以去打游戏。”


赖冠霖好奇问他缘由他也不答,于是男孩子得寸进尺地建议,“那你今晚直接睡我家好了,肯定玩挺晚的,你困得早,回去麻烦死了。”


“好啊。”朴志训答应下来,其实他现在还真不愿意回去面对姜丹尼尔,但到底为什么不愿意,他没有往深处想。


他下午就和赖冠霖翘了课,打电话给司机让他给姜丹尼尔说自己晚上不回去了,兴冲冲和赖冠霖玩到眼皮子打架才睡。


 


他没有理会赖冠霖小声地抱怨“明明才十点”,自顾自扯了条被子盖好,刚睡下没多久电话就振动了起来,朴志训皱着眉头看也没看就放在耳边,对面听他声音迷糊,问道,“你睡了?”。


“刚睡呢……什么事?”他本就浅眠,听到是姜丹尼尔的声音清醒了一大半,“对了,我让司机给你留了口信,今天不回来住的。”


“我没有钥匙。”


“骗人呢你,”朴志训当他开玩笑,倒回去又睡,“你钥匙明明就在书包内兜……”


“我没有钥匙。”对面置若罔闻,又重复了一遍,声音已经低得可怕,“你回来开门。”


他生气了?朴志训心里一惊,继而觉得好笑,姜丹尼尔明明已经把底牌都亮了,现在生气又给谁看呢。


他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怕了,于是冷哼了一声,“附近又不是没酒店,你随便选一个住吧。”


“我没有生气,朴志训。”姜丹尼尔像是听出了他的不屑,安静了几秒钟,电话那头居然放缓了语气,“我知道你同学家在哪,我也知道你现在住他家,但我不会直接过来找你,我真的在控制自己了。”


“你自己回来好不好?”他从未听姜丹尼尔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他的哥哥根本不习惯征求别人的意见,所以这样的句式对他来说陌生又笨拙,偏偏听得朴志训耳框发热,“我就在家门口等,你带钥匙回来,你知道只有你能开门。”


朴志训下一秒就挂了电话。


赖冠霖抬起身来看他,眼睛带着询问的意味,在黑夜里湿乎乎的,“你要走了?”


朴志训没说话,捏着手机的手无意识缩紧了,他想笑一下说怎么可能,姜丹尼尔说进不了门肯定是骗他的,可他张了张嘴巴,发现姜丹尼尔低着嗓子问他好不好的样子,已经占了他此刻不算清醒的整个大脑——于是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赖冠霖看了他半晌,话里带了点无可奈何,“你表情真难看。”末了又说,“我送你吧。”


 


等朴志训打车回来,姜丹尼尔已经站家门口快一个小时了,夜色中他绷着一张脸,眼睛却像黏在了头发乱蓬蓬的朴志训身上,而他身边的垃圾桶上堆满了烟头。


朴志训拒绝了赖冠霖送他进去的提议,看了姜丹尼尔一眼从车上下来,他掏出钥匙开门,之后像完成任务一样说,“进去吧。”


他没等姜丹尼尔反应就兀自进去,感觉右肩一阵温热,是姜丹尼尔把脑袋埋了上去。他觉得别扭想挣脱,又被从后面轻轻握住了手腕。


他听见身后人深深地呼吸,像是快窒息的人在最后一秒终于接触到新鲜的空气,肩头被鼻息喷得温热,朴志训发现他有些颤抖。


“别讨厌我。”他好像有很多话想说,在喉咙里滚了几圈就只剩下这个要求——他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奢求别的,这么说可能有些卑微,但他这时候真的觉得,朴志训只要不讨厌他就好了。


朴志训不知道,他在看见出租车远远驶过来的时候,真的像重新活过来一样长长舒了一口气。上帝是仁慈的,他看出姜丹尼尔真的在赌,他头一次把选择权放到了朴志训手上,用了全部力气去赌朴志训会回来,所以上帝允许他赢。


手腕被抓得有些疼了,姜丹尼尔依然没有放手,冰凉的手带着夜晚新鲜的潮气,连着语气也湿漉漉地再次和他保证,“不会让你难受了,你不要讨厌我。”


 


朴志训像被呼吸烫到,终于垂下眼帘,细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tbc-  



评论(2)

热度(870)